<var id="oyugy"></var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"oyugy"><form id="oyugy"></form></acronym>

        2. 湖南財政經濟學院
                手機版   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米奇影院
          學校網站首頁 >> 信息詳情瀏覽
          湖南代表團開放日 伍院長“兩會”情傾教育
          供稿人:湘聲報  責任編輯:何妍  2016-03-07  點擊次數:7917  

              (轉自湘聲報)回首9年的履職歷程,全國政協委員、湖南財政經濟學院院長伍中信感觸良多,“委員身份讓我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大大增強,更多關注民生和弱勢群體;這些年與媒體和記者互動,使得履職效果更加明顯……”

            9年間,伍中信圍繞教育和民生問題提交了一系列提案,尤其關注素質教育、高校去行政化、教育資源公平、學術腐敗等問題。

            令他欣慰的是,許多提案獲得重視并得到較好落實,比如《應以財政為主體化解高校負債問題》的提案,得到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的簽批,隨后在全國實施;關于12年義務教育的提案,成為當年熱門話題,引導相關政策的制定;“教育經費應占GDP4%”的建議如今已基本實現。

            對于高校行政化、素質教育“走偏門”、教育資源不公等問題,依然是伍中信繼續關注的重點。

            直陳素質教育誤區

            近些年來,伍中信一直在觀察素質教育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他看到,新《義務教育法》將素質教育的實施提到了更高位置,縮短了義務教育階段的應試課堂時間,讓孩子們能有更多的時間走進大自然。

            然而,在調研中他發現,這些課余時間被家長們用來給孩子報班,也給一些老師帶來開設收費教育課的商機。

            “有些所謂的素質教育課傳授的是類似于‘學習機式’的教學方法:有個學生在參加作文學習班后,寫作水平明顯提高,然而細細探究就發現,老師在課堂上反復念范文,讓學生回家默寫,如此便成了孩子自己的作文;而另一個學生在書法課堂上多次練習臨摹后寫的書法,直接簽名蓋章,便可去參加比賽了……”伍中信直陳當下一些變了味的素質教育課堂,直指這樣的素質教育只會讓孩子走上應試教育的老路子。

            他認為,開發想象力和創新能力才是素質教育的根本,而創新意識的培養是要保持孩子的童真和對大自然的熱愛。

           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,伍中信對湖南財政經濟學院的學子發出了“解放天性”的倡議,并要求老師愛生如子,以實現學生的智力發展和自我完善為教學的基本目的。他還倡導學生多走到戶外參加體育運動,在學校開展各類能開發創新思維的活動及比賽。

            “當下的一些素質教育背離了初衷,國家應把素質教育引導到一條正確的道路上。”伍中信建議,素質教育改革,首先應從教育者的的素質及其培養模式上變革。

            持續建言高校去行政化

            “學校想引進高層次人才,必須通過人事部門組織的招聘考試才能進來,否則沒有編制,何來不拘一格降人才?”

            “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,導致職責職權界限不清晰,學校管理在頂層設計上就凸顯了矛盾公開化的缺陷,讓‘象牙塔’情何以堪?”

            “科研工作者出國參與正常國際學術交流經費當成‘三公’經費砍掉,這種‘一刀切’的管理,高校精英們如何貢獻智力?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伍中信曾提出一連串的發問,道出了一位學者型高校行政主官的諸多煩惱。這些年圍繞高校去行政化的議題,他多方呼吁。

            “高校不能像辦企業一樣去辦,這個已有教訓,更不能像搞行政那樣去管,否則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都會走樣。如果高校不走出行政化的陰影,不僅培養不出大師,而且會離大學精神漸行漸遠。”伍中信說。

            他建議,高校去行政化,要從政府放權、自主辦學、社會評價和監督這三方面入手。只有這樣,高校和行政才能劃清界限,才能不讓權力任性,才能真正推進優質高等教育發展。

            他提出,“國家現在提倡現代化治理,對于高校,國家是否可以研究出脫離行政又區別于企事業單位的、更合理更科學的分類治理辦法呢?”

            關注高校投入不均

            對于部屬與省屬高校投入的差別,也是伍中信關注的熱點。

            他向湘聲報記者算了一筆賬,“國家給教育部某部屬重點大學投入的教育經費是一年三四十億元,而省管的湖南財政經濟學院一年不到兩億元,他們的學生比我們多不了多少,投入卻是一二十倍的差異,因而兩校的投入和師生待遇差異很大,這是不科學的。”

            在伍中信看來,目前高校負債問題得以緩解,有利于高校輕裝前進,但也導致部屬與省屬高校經費差距拉大,并引發系列問題,值得深思。比如,高校財政支持是計劃撥款,學生就業卻是市場競爭,在招生指標分配和政府教育投入上,都出現了傾斜的天平,這導致高教界的“貧富差距”,“越窮的學校越窮,越富的學校越富”。

            伍中信認為,教育公平是社會公正的重要體現,從公平的角度來說,條件相對困難的學校,政府更應加大投入。

            伍中信說,今年他將繼續圍繞教育公平等議題提交提案。此外,還將就如何進一步推進共享發展中的扶貧工作、城市小區拆違的產權等方面建言。